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42

 

一壶茶,已然泡好。船上,一名俊秀青年满含崇拜眸子扫了船头那道素净而孤傲的身影,不由得恭顺低语:“剑宿,茶已泡好。”

 

意琦行随意轻轻嗯了一声,雪白拂尘轻轻一扫,看著滔滔江水,却是不发一语。

 

他看著滔滔江水,眼前似浮起一张俊美的脸孔,仿佛,那双秀润而蕴含水光的紫色眸子,就在他眼前,含情脉脉看著自己。随即意琦行又甩甩脑袋,无法忽略内心之中一抹黯然。

 

都快三个月,他仍然无法忘记那道身影。什么时候,孤傲如自己,居然也有了一丝难言牵掛?

 

寄天风奉上茶水,举止极為恭敬。剑宿是他师父,还是他救命恩人,是寄天风最為崇敬的人。他不由得想起三天前,一名坡脚青年前来渊藪,随后剑宿就离开渊藪,携上自己一起前行。

 

对於意琦行此行目的,寄天风临行之前,亦略知一二。西疆民风剽悍,武者喜刀更胜用剑,刀客多过剑客。只是从十数年前开始,就陆续有刀客惨死之事发生。剑宿受人所托,前去查探。

 

準备好简单饭食,寄天风方才将自己所打听尽数告知意琦行。

 

那西疆杀害刀客组织名唤葬刀会,组成者不但剑术精湛,并且手中所用兵器极為精良。那些被葬刀会杀死刀客,死者无不兵器被断。

 

葬刀会佔据兵器之利,险些杀尽西疆刀客,幸好就在此刻,一名美貌的铸刀师来到西疆,改变了西疆武者命运。

 

这名铸刀师名唤双江九代师,铸刀技艺精湛,靠著她所铸造出宝刀,西疆刀客亦不会因為兵器劣等而因此殞命。也因如此,九代师在西疆颇有声望,很受尊敬。她在西疆待了十数年,被西疆刀客奉若神明,也自然被葬刀会视為眼中钉。葬刀会几次派人暗杀,只是九代师不但手中兵器绝佳,刀法也不错,每次暗杀都顺利逃脱。

 

想不到一月之前,这位颇有声望的铸刀师,却是死于非命。

 

实在是可惜啊!

 

寄天风无不黯然的想到。

 

这样一位奇女子,却是死在葬刀会阴谋之下,真是令人觉得万分可恨。

 

刀者吗——

 

意琦行微微有些恍惚,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那道雪色身影。

 

经过半月漂泊,意琦行与寄天风两人总算到西疆。西疆苦寒,不比中原富庶,房屋大都以黑石烧砖製成,风土人情与中原比起别有一番风情。就连所饮的酒,也没有那麼软绵醇厚,而变得热辣辣了。

 

寄天风好奇打量,这些西疆武者差不多都佩刀在身,纵然有葬刀会的威胁,他们仍然不肯改变自己兵器。看来西疆的武者,真是固执又豪气啊。

 

来到九代师所居住疏月坞拜祭,意琦行微微黯然。

 

双江九代师在西疆颇有威望,如今亦有不少刀客拜祭。九代师丈夫缉仲接待,只见他一身素衣,是名俊朗瀟洒的中年男子,眉宇之间却有淡淡的凄然。他认出意琦行身份,神色有些讶然,旋即与意琦行交谈几句。虽然交谈不多,意琦行却是觉得他气度不凡,脱于庸俗。只是缉仲似因為九代师之死,心中伤心,所以话也不多。

 

意琦行不通俗务,但凡他不关心的,也不怎麼留意自己不关心的人事。寄天风性子温和,心思很细腻,亦不免观察得仔细一些。这些拜祭的武者,看缉仲眼神很是奇怪,有著一丝同情,可是又有一丝古怪。至於究竟为什么会如此,寄天风也不怎麼了然。

 

就在这个时候,人群中传来一声冷哼,寄天风顺声音望去,那是个英姿勃勃的少年刀客。他看意琦行的目光,有著一丝少年人特有的争强好胜。寄天风虽然崇拜意琦行,却不知怎的,觉得这名少年并不讨厌。

 

拜祭完毕九代师,缉仲忽的开口挽留,请意琦行留下叙话。意琦行本来对缉仲观感不错,也没有拒绝。

 

本来死去亲人,要茹素戒酒的,然而缉仲没有,他举起酒杯,饮了很多,显得很是消沉。

 

与缉仲攀谈,意琦行方才知晓,葬刀会很是神秘,谁也不知道这群可恶的杀手究竟藏身何处。所以缉仲纵然想要报仇,却也是寻不著兄手位置。也许因為这样,缉仲不得不借酒消愁吧。

 

“剑宿气度不凡,难怪中原领袖素还真也对意兄另眼相看,特意让意兄前来彻查此事,只盼望这次得到意兄相助,能顺利剷除葬刀会吧。”

 

缉仲举杯相敬。

 

意琦行不善言辞,只轻轻嗯了一声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然而只要他心裡答应了这件事情,必定会将这件事情查清楚。他心中承诺,重逾千金,绝不会轻易更改。

 

缉仲看著意琦行英挺面容,若有若思,忽的说道:“意兄如此英豪,谅必仰慕者不少,不知意兄可有心仪之人,花开当须折,莫若我一般,花谢徒叹息。”

 

他感慨的话,却是让意琦行手掌轻轻一颤,有些痉挛似的捏紧酒杯。

 

心上人吗?他心中想道的则是那道雪色的身影,那双让自己捉摸不透的紫色眸子,以及那身上淡淡的牡丹花香气,总是让自己心神不寧。

 

杯中烈酒却也似没有滋味了。

 

离开疏月坞,寄天风一番打理,两人住入客栈。寄天风有些歉然:“剑宿莫嫌此处醃臢,此处聚集不少西疆武者,打听消息也很方便。”

 

意琦行轻点头,他虽然孤傲,却不是耽於享受的人。

 

老板奉上饭食、酒水,并且送上西疆特有的黑茶。此处茶水和中土不同,茶叶微黑,并且加入粗盐调味。意琦行品了一口,觉得味道不合胃口,旋即弃而不饮。

 

这些西疆刀客在大厅用餐,说话大声,议论纷纷。寄天风总算明白為何之前那些刀客看缉仲目光奇怪之极了。

 

原来九代师与缉仲本是一对爱侣,只是九代师却被一名雪衣美青年蛊惑,故此九代师与缉仲一对夫妻失和,劳燕分飞。一别数年,缉仲在九代师死后,方才匆匆赶来。

 

一名刀客说起关於九代师和缉仲的决裂的细节,传得详细极了,仿佛亲眼所见一般。

 

据闻那雪衣青年姿容极美,九代师虽然和缉仲夫妻情深,可是在雪衣青年纠缠之下,九代师却也不由得為之动心。那日,缉仲赶回家中,却发现九代师衣衫不整,与别人苟合。当下缉仲就拂袖而去,从此夫妻情分断绝。

 

意琦行听得暗暗皱眉,九代师是一名女子,死后被人这般议论,显然对她清誉有损。

 

意琦行尚未开口,一旁一名面容英朗的刀客已经哼了一声,不悦说道:“说得好像亲眼看见一样,这种隐私,外人怎能知道?九代师是女中豪杰,你死后污她清誉,真不知道是什么居心?今天你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,当心我凭风一刀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

确实,眾人皆有八卦之心,然而毕竟对九代师有著一份尊敬之情。这名刀客将九代师形容得水性杨花,难免惹人不满,惹来好几道不善视线。

 

寄天风发现凭风一刀就是方才祭拜九代师那裡冷哼的少年刀客,心中顿时多了几许好感。

 

被凭风一刀如此质问,那名刀客却也不敢多言。

 

原来九代师虽然在西疆深居简出,每年却必定有一名雪衣青年前来拜访相聚,两人关系必定不同。九代师虽在西疆颇有名望,可是对这些西疆刀客并不如何亲近,铸刀全凭心意,亦没有结交朋友的爱好。更何况这名白衣青年姿容俊美,却不似会武之人,也不知有什么本事,能让九代师另眼相看。长此以往,难免有些閒言碎语。

 

如今九代师死於非命,那雪衣青年便留在西疆,缉仲又从来不与他结交,无端惹人猜测。凭风一刀对那美貌的白衣青年有了迁怒之意,冷冷一哼,便拂袖而去。

 

寄天风不由有些担心,他能看出,凭风一刀似有迁怒之意,确实鲁莽了。然而他却未曾留意,意琦行容色有著几分奇异,神色也似有些苦恼。还未等寄天风提议一起去看看,意琦行已然起身。

 

他们跟著凭风一刀,到了一处清雅的所在。寄天风在西疆看到中原的建筑佈置,内心不由得升起几许亲近之感。一名雪衣青年背对著眾人,雪白的髮丝垂到腰间,手掌中雪扇轻摇。在他转身的瞬间,熟悉的容顏映入了意琦行的眼中,让意琦行刹那间全身僵硬。他说不清自己心裡是什么滋味,酸酸涨涨,有些愤怒,有些气恼,可是却又有一丝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激动和窃喜。远处的山,近处的花,他都已然看不见,眼前的人吸引了他全部的心神。

 

看著那双紫色眸子水光柔润,意琦行内心忽的浮起恼意。似乎自己这些日子的心绪不寧,只是一个人煎熬。

 

凭风一刀左看看,右看看,忽的有些不满。眼前雪衣男子虽然貌美,不过意琦行身為七修之首如此失态,自然让凭风一刀觉得他不过徒负虚名。

 

43

看著绮罗生,凭风一刀虽有不快,却是压住自己满腹的火气:“你去将白衣沽酒绮罗生叫来。今日我是来寻他,与旁人无关。”

 

看这位白衣秀美的男子面容秀嫩,一定也是被绮罗生诱拐清纯少年。人虽蠢笨,可是自己也不屑跟他计较。

 

绮罗生轻轻垂下眸子,雪色扇子轻轻扇了两下,缓缓说道:“在下就是白衣沽酒绮罗生,不知少侠所為何事?”

 

骗人,凭风一刀不信,他岂是这样好糊弄?白衣沽酒早年与九代师相交,年纪至少三十多岁,怎麼会是眼前这位容貌秀美宛如女子一般少年人。

 

看到凭风一刀不信,绮罗生微微气结,他只是天生脸嫩。没眼光的少年人,你应该要称呼我一声叔。

 

雪白扇子半遮脸孔,露出的紫色眸子却是透出几许恼意。

 

一旁,寄天风禁不住柔声说道:“观这位前辈眸光清亮,器宇不凡,应是修為精湛,驻顏有术。”

 

绮罗生目光微微一柔,这孩子就温柔可爱,令人喜爱。

 

凭风一刀暗生恼意,可恶的绮罗生,让自己当众出丑。

 

“你,你就是绮罗生?还是快些离开西疆,免得有血光之灾。”

 

可恼的小白脸,留在西疆,难免让别人议论纷纷,詆毁九代师的清誉。

 

“多谢少侠一番劝诫之意,只是绮罗生无意离开西疆。”

 

“啰嗦,要是不肯走,小心本小爷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

“少侠又岂是这样蛮不讲理的人。”绮罗生轻轻摇著扇子,眸子柔润平和。

 

意琦行眼见凭风一刀的蛮横,虽然知道绮罗生并非如表面一般温雅可欺,内心之中却也暗暗不悦。愚蠢的少年人,待会就让看似温柔的绮罗生让你领教何為人不可貌相。联想自己几次三番被绮罗生温柔外表欺骗,意琦行绝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暗生期待。

 

凭风一刀一刀挥去,绮罗生动也不动。原本以為绮罗生刻意故作姿态,凭风一刀此刀绝无留情。然而眼见绮罗生没有抵抗意思,旁边某人内心却是砰砰一跳。

 

明知对方也许只是故意為之,只是尚未回过神来,自己已然挡在绮罗生面前,手中澡雪光芒出鞘,明锐的剑影出鞘。剑气逼去瞬间,凭风一刀气息微微一窒,眼中却是透出几许惊骇之色。他是个骄傲的少年,虽然武道七修在寻常的武者眼中是无法攀越的高峰,可是他寧可為西疆之事放弃这个机会,并且并不觉得有什么可遗憾的。

 

然而如今,他引以為傲的刀法,却似敌不过意琦行那随意一挥,轻描淡写的一剑。那份强大的实力,让凭风一刀几乎為之窒息。就算意琦行剑意之中没有什么杀意,可是对他的打击却是强烈得无可附加。

 

恼怒羞愤的味道涌上了凭风一刀的心口。没有经歷过太多挫折的他,在心神不寧之极,他回击的第二招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水準,乱得不成章法,却带著浓浓洩愤味道。

 

然而就是这样破绽百出的刀法,意琦行身子竟似有些滞涩,微微一晃,勉强一挡。刀气避开了要害,却是顺势向下游走,割破了意琦行的衣衫,雪白的衣衫之上染上了点点鲜血。

 

就连凭风一刀也是怔住了,

 

意琦行却是无暇顾及自己的疼痛,一贯冷静如他,如今眼神之中却也是透出了几许惊骇。当他使出保护绮罗生的第一招,仿佛全身的力气居然被吸得乾乾净净。他的四肢涌起酸麻,竟好似回到被绮罗生下药那个时候,全身提不起来力气。不同的是,绮罗生的药茶只是让他失去了力气,而如今强行运功的自己,内腑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,一股腥甜隐隐涌上了喉头。

 

身体出现的异状让他居然被一位小辈所伤,如此受辱还是生平未有过之事。然而内心虽然悲愤不已,一股麻痹之意却顺势攀附上他的脊椎,竟似要他当场软倒在地。勉力支撑的结果却是内腑传来阵阵剧痛,然而他绝不容自己人前如此狼狈。

 

眼前驀然暗了暗,一股淡淡的朦朧浮在眼前,却是如云似雾一般,逐步加深。眼前的景物似也变得朦朦朧朧的,看不清楚。意琦行微微一愕,忽的明白,原来不是自己眼前的景物变得朦朦朧朧的,而是自己眼睛渐渐无法将景物看清楚了。这天地间的光芒也似暗淡了,让意琦行生怕第一次沉浸在黑暗中。

 

凭风一刀轻轻甩甩脑袋,虽然不明所以,却仍然禁不住冷冷说道:“七修之首,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

“少侠请慎言。”一道温润悦耳,却微微带著几分恼意的嗓音就在凭风一刀的耳边响起。寄天风那双黑黑亮亮的,带著几分恼怒之意的眼睛就这样瞪著自己。那双眼睛水润透亮,如今虽然有著几分气恼,却仍然纯粹得宛如一潭清泉。这一瞬间,居然让凭风一刀心中咯噔一下,剩下的话说不出来了。联想到之前意琦行散发的逼人气势,他虽然不愿意承认,只是忽的觉得无话可说,只是冷哼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

意琦行感觉自己手腕被扣住,似是被人检查身体异状。他不由得说道:“我无事。”

 

说罢,他手腕轻轻一动。

 

那人鬆开了手掌,那淡淡的牡丹花香气却是淡了些。随即绮罗生的嗓音响起:“这位少侠,剑宿不知何时中毒,这枚解毒丹,你先為剑宿服下。”

 

寄天风轻轻嗯了一声,乖巧来到了剑宿面前。意琦行不知道他为什么那麼听话,随即想到自己刚才為绮罗生挡下攻击的锋锐,寄天风一定以為绮罗生是自己朋友,所以这位乖巧的七修后辈对著绮罗生居然很是听话。他内心对绮罗生有淡淡的恼意,并不愿意接受绮罗生的恩惠,这是属於男子的骄傲自负,让他不想在这位秀雅而神秘的白衣公子面前低头,折损自己的傲气。

 

可是如今,就算他眼前一片朦朦朧朧的,也能猜得到寄天风这位后辈一定是眼中含泪的表情,可怜兮兮的表情。绮罗生让后辈喂药,他也没办法拒绝就是。绮罗生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,这种将他吃得死死的感觉,让意琦行很是不自在。

 

寄天风将他扶著坐下,就在这个时候,意琦行感觉有人剥去他染血裤筒,小心翼翼的為自己处理小腿的伤口。虽然动作轻柔,却是极為麻利。那人没有说话,可是他知道这个人不是寄天风。

 

那股淡淡的牡丹花香,似也证明了这人的身份。如果绮罗生主动相询,要為他裹伤,那麼他必定拒绝,告诉绮罗生这不过是小事,无须别人动手。想不到绮罗生并不多问,就如此随意咨意妄為。就算他吞下那丹药,他也準备回上一句,承情必定报答,不损自己高人风采。然而绮罗生的举动却是让他準备好的臺词说不出口了。

 

一旁,寄天风禁不住微微一呆。他看到绮罗生屈跪在意琦行面前,似乎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,那秀丽眉眼紫光盈盈,说不出的认真,长长的睫毛透出柔柔光影,一片柔和专注。就算膝上沾染了地上的尘土,他似也全不顾了。屈膝的身影勾勒出美好的弧动,白色的衣衫也是拂过淡淡的柔和。这甚至让寄天风觉得,剑宿看著眼前这一幕,必定也会觉得美丽的。他可还不知道,意琦行已经看不见了。

 

眼前的场景,让寄天风内心有著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这位前辈,应该是剑宿极要好的好友,这样关心剑宿是应该的。只是这种场景,让寄天风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

剑宿似乎有些不悦,可是却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任由绮罗生為他裹伤,似乎,似乎安静得有些温柔了。

白名 发表于 2013-5-26 18:44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8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访客HMDo26(游客)亲,什么时候更新啊?好期待

访客HMDo26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5-10-29 17:42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访客t85Bsf(游客)不要停

访客t85Bsf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5-10-23 15:12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访客uYp0SG(游客)嗷,没有了咩~~作者你快回来

访客uYp0SG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5-6-25 17:06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访客tYPb62(游客)等待等待

访客tYPb62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4-12-28 17:11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访客sWNa61(游客)2222

访客sWNa61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4-7-3 21:30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百度ID:q41574813(游客)QAQ小名……我从贴吧跟来的。
一直追但是后来你停更了,你的帖子被我收藏之后被其他帖子的更新刷了下去,我还以为删帖了T^T
后来同学帮我找出来了,可是没看见更新
楼主是弃坑了吗QUQ求不弃,第一次见到这么美好的意绮文呢

百度ID:q41574813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4-4-23 12:20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访客M62Tlx(游客)您該不會因為壓力太大停更了... 好想哭...
怎麼有人可以把這兩個人寫得這麼有趣又有感情

访客M62Tlx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3-6-18 21:10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42~43

访客K52Riv(游客)小名 看你不繼續發文 覺得好可惜
因為看你的文章 才喜歡上這對
似乎變[腐女]一員
還想如果你出版 想買一本說
很喜歡你的文章 真的
無論您決定怎樣
祝福您

也很希望您休息夠了
可以回來
您是我在36雨 最想追 且期待的文章

访客K52Riv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3-6-15 23:15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