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 (意琦行X绮罗生)41

41

 

渊藪之顶,一留衣已然深受重伤。他看著眼前身影,内心不甘、后悔。日吹烟虽是外七修,却是自己好友,常与自己下棋。可是如今,日吹烟居然领著外七修掠上叫唤渊藪,并且猝不及防伤了律弹鋏。

 

虽然他仍不明白外七修為何能潜伏渊藪,然而如此看来,内七修血案与外七修脱不了干系。

 

“想不到你们外七修,居然不顾一脉之情,对内七修下手!”

 

“若要动手,何必亲自来叫唤渊藪。”日吹烟淡淡说道。

 

“东皇武学,本属於七修眾人,凭什麼让意琦行独佔,不过是意琦行别有居心,要我等永远仰视他。我不过这样说,就能让封惊弦与北冥无端,怦然心动,内七修之中,琴留雪武功最差,我们设计,第一个杀死琴留雪,让渊藪人心惶惶。本来琴留雪死后,下一个就是律弹鋏,再下一个就是你一留衣。最后我等外七修与他们两人联手,先下毒,再合力除掉意琦行。”

 

日吹烟的话,让一留衣怒道:“卑鄙!”

 

“你我多年交情,我多少不忍,让你死在别人手裡,也是顾全我们朋友一场。朋友情分,我还是顾念的。多谢你多年以来心无成见,与我这个外七修结交,让我有上渊藪,随你下棋聊天,有蛊惑内七修的机会。”

 

日吹烟嘴裡说惋惜,脸上却没有惋惜样子,眼中一抹讥讽一闪而没。

 

一留衣心尖轻轻一颤:“琴留雪是死在内七修手中?”

 

“不是封惊弦就是北冥无端,谁下的手,我就不大知道。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琴留雪才死不久,封惊弦就死於非命,北冥无端飞鸽传书,只说不但封惊弦死得蹊蹺,东皇秘笈之中,刀道秘笈也消失不见。一留衣,渊藪可是上来什么外人?看来也是内七修平时行事太过嚣张,惹来别的仇家。”

 

日吹烟目光闪动,不知想到什么。

 

外七修之中,忽的有人扬声道:“日吹烟,你啰啰嗦嗦,话这样多,可是捨不得与一留衣朋友之情,何不现在将他杀了。”

 

“蠢货。”

 

日吹烟呵斥一声,伸出手帕轻轻擦去手背上沾染一点血跡:“意琦行实力惊人,既然封惊弦与北冥无端如此废物,大事未成就不知被何人杀掉,我等纵然联手,也要筹码一二。比如有一留衣為人质,似乎也多了几分胜算。诸位觉得如何?”

 

一留衣心中微微一凉,方才明白,日吹烟偷袭律弹鋏之后,為何不阻止自己发出啸声求救,又不杀了自己,只与外七修合力将自己击伤,又啰啰嗦嗦说了这样多的话。他心计深沉,原来想用自己為鱼饵,钓到意琦行这隻大鱼。寧为玉碎不為瓦全,一留衣内心忽的浮起悲壮之意。自己错信朋友,引狼入室,并且害死同修,他不大想成為累赘。

 

就在这个时候,日吹烟忽的厉声道:“就算自尽,莫非我等就不能折辱尸体,让意琦行乖乖听话?”

 

日吹烟一笑,露出白森森牙齿,他语调缓和下来:“同修惨死,已经很是可怜,要是尸首损毁,岂不是更加凄凉?”

 

听到这裡,一留衣再也忍不住,喉头一口腥甜喷涌而出,鲜红的血跡撒在了衣衫之上,点点烟烟。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,当真不择手段。

 

日吹烟看著一留衣吐血的样子,忽的想起当初自己与一留衣千方百计爬上叫唤渊藪,成功那一刻,他们相识一笑,自己心中也多了一丝暖意,可惜——

 

旋即日吹烟轻轻一摇脑袋,缓缓说道:“说不准念及朋友一场,到时候废掉你的武功,饶你一命,哈,也是无不可能。”

 

一留衣眼神微微一冷,日吹烟见他没将自己话放在心上,不知為何,心中渐渐升起一丝恼意。一留衣进入内七修,他自命正道,早跟自己是两路人。放过一留衣?斩草不除根,既有深仇,自己不会这样愚蠢。哼,一留衣知道绝无可能,也是有自知之明,自己有什么好烦恼的?

 

就在此刻,一道冷傲身影迅速掠来,日吹烟顿时收敛了自己心思,他迅速伸手扼住一留衣脖子,眼神充满狠毒。

 

看著意琦行,外七修虽然人数眾多,意琦行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可是他们看到意琦行瞬刻,内心之中都是禁不住浮起了几许凛然。他们不愿意承认,自己看到意琦行那一刻,对方就算是孤身一人,也让他们觉得害怕和畏惧。

 

看著地方不知死活的律弹鋏,意琦行眼中冰雪之意更加浓了几分,周身更是縈绕浓浓的凛然剑意!

 

“剑宿,你弃剑,封住右手筋脉,我就放了一留衣,要是你仍能胜了外七修,那外七修甘愿认输。否则你与一留衣兄弟同命,黄泉路上也不寂寞。”

 

日吹烟驀然笑笑:“剑宿修為非凡,舍了一留衣,我等也不是对手。就看剑宿能不能為兄弟捨命了。”

 

“何必相激,单手胜你们又如何?”

 

意琦行并无犹豫,手中澡雪弃下,旋即封住右手穴道。

 

日吹烟本来应该盼著意琦行这样愚蠢,方便计划进行,只是这一刻,他内心反而有些不是滋味。假清高!他最恨意琦行与一留衣的这份洁身自好兄弟意气。

 

一留衣心中虽然感动,却什么也没有说,兄弟之间什么都不说,心裡却是很明白。他心中感慨,意琦行这样牺牲,日吹烟不见得会守信用,可是偏偏无法嘲笑意琦行的愚蠢。

 

日吹烟眼中凶光一闪,看著一留衣脸上表情,忽的却是缓缓鬆开手掌:“既然剑宿如此自信,就请一留衣稍等,见识你兄弟愚蠢之后,再送你等下黄泉。”

 

“单手?意琦行你实在太狂傲。”

 

“今日就是你死期,七修之首就此除名!”

 

“何必废话,动手!。”

 

意琦行冷漠的目光扫过这些外七修,左手手臂轻动,一股真气随即涌动。

 

瞬间,真气纷纷划破长空,化作无数无形剑影,化作凄厉啸声。

 

剑影纷纷,纵然意琦行一条手臂被封,攻势仍然是凌厉非常。伴随剑影流动,不但进攻内七修纷纷退开,甚至亦有几人受剑气所伤,地面撒下点点鲜血。

 

“剑气化形?”

 

“哼,想不到他竟能以指气為剑!”

 

内七修几人又惊又怒,意琦行封住一臂仍如此强横,若是毫无制衡,岂非更加厉害?

 

不须多言,他们亦只能抓住机会,趁机攻击。

 

意琦行冰蓝色眸子至始至终蕴含冰冷怒意,衣衫飘飞,手指剑气纵横流转,连接成网。

 

刷一声,一股锐利剑气飞快涌动,两名内七修一者断臂,一者咽喉中招,顿时殞命!

 

日吹烟心计颇深,亦不多言,忽的长袖中飞出电流般长丝,向著动弹不得一留衣袭击而去。

 

意琦行心中一紧,纵身掠去,想不到与此同时,内七修剩下迷眼乾闼三人宛如默契一般,齐齐攻击。

 

意琦行没有丝毫犹豫,剑指轻动,却将那攻向一留衣拂去。内七修攻击快到之时,却见一抹綺丽凄艳刀光纷纷扰扰,就此扫来。

 

渊藪之顶,竟有如此高手?

 

三人攻势轻顿,綺罗生胸前衣襟亦是被凌厉电刃轻划口子。

 

啪,一本书籍轻轻从綺罗生怀中掉出。

 

迷眼乾闼扫了一眼,脸色渐渐变了,哼哼一声:“难怪北冥无端和封惊弦都死了,想不到意琦行你竟早就暗藏一名武道刀道高手在身边。”

 

他怨毒目光扫过了綺罗生面孔,发现这位雪衣的刀客,容貌竟然是说不出的秀美,俊俏得出奇,一双紫色的眸子光芒涟涟,美丽眸子中却是有淡淡杀意。

 

眼见日吹烟已然死於意琦行剑指之下,他们亦不愿多留,匆匆离去

 

一股凉意冲上了綺罗生心头。

 

他手指轻轻一颤,将那本武道七修秘笈拿起,轻轻拍去秘笈上尘土,随即默默递过去给意琦行。

 

那天,他趁著意琦行熟睡了,匆匆去了东皇藏宝阁,将那武道七修的刀道秘笈取出。他怀著疑惑翻开,看到秘笈之中内容,神色渐渐变了。

 

那天,他遇到封惊弦,封惊弦无不嘲讽看著自己。也许他觉得,自己接近意琦行不过是為了这本刀谱,他根本不懂,不懂的——

 

意琦行吃力接过,轻薄的秘笈,让他捏在手中,却是觉得那麼的沉重。

 

“我帮你解开穴道。”綺罗生嗓音微微有些乾涩。

 

意琦行侧过身,驀然剑气衝开穴道,一条手臂鲜血淋漓。

 

他没有看綺罗生,而是走到一留衣身边,替一留衣敷药疗伤。

 

律弹鋏早已气绝身亡,意琦行内心微微苦涩,一股凄凉之意却是浮起心头。他不愿去看那道雪色身影,也不敢去看。绮罗生只要开口,七修秘籍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

一留衣强打精神:“他,綺罗生就是你选中七修刀道人选?”

 

“不是。”意琦行嗓音低沉,语调却是不受控制轻颤一下。

 

綺罗生捏著刀柄,意琦行一定绝不会再相信自己,绝不会——

 

忽的,他转身离去,只感觉风声呼呼颳过自己耳边,脸颊上却多了湿润的热意。

 

捏著那本刀谱,意琦行驀然抬头,任由清风吹过他银色髮丝,驀然他手指轻轻一捏,那本刀谱化作碎片,宛如千万隻蝴蝶,就此翩翩飞舞,随意散去。清风轻轻拂过,让意琦行身影看上去是那麼的孤单,隐隐有了几许落寞之意。

 

眼前,似乎又浮起綺罗生那双紫色温柔的双眸。犹自记得玉阳江初见,对方似笑非笑,看著自己,那双紫色的眸子之中蕴含了丝丝情意。

白名 发表于 2013-5-8 20:30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