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9~40

39

 

意琦行尚要说什么,蓦然感觉一股剧烈的头痛袭击而来。他仿佛像是溺水的鱼儿,手掌抓着胸口的衣衫,喘了几口气,眼前阵阵发黑。

 

绮罗生连忙扶着意琦行,略一犹豫,让意琦行靠在自己膝头,伸出手指轻轻揉揉意琦行的太阳穴。

 

意琦行一时没有说话,只是冰蓝色眼眸看着绮罗生,虽然无言语,却能看得出,意琦行眼中透出不舍。

 

绮罗生放柔了指尖动作,如潮水一般的惶恐涌上了心头。想起意琦行中过术江阁的剧毒,那时候也是如此情形,莫非毒还为痊愈?

 

“剑宿,究竟怎了?”

 

意琦行抿紧了嘴唇,却没有说话,轻轻的摇摇脑袋,冰蓝色眸子里却是透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

绮罗生略一犹豫,伸出手指揉住了意琦行几个穴道,缓缓的注入真气,随即又将一些宁定安神药物抹在意琦行的额上。看着意琦行那张英俊脸儿,绮罗生不忍意琦行露出痛苦之色。

 

手指搭上意琦行手腕,绮罗生却并无察觉不妥,脉象也无虚弱之像。

 

意琦行神色渐渐涣散了,神色也有些迷茫,身躯轻轻颤抖:“绮罗生,别走。”

 

这话,如果意琦行还清醒着,绝无法说出口。

 

他那么骄傲,那片冰冷的嘴唇也无法吐露出挽留的话。就算心痛得要死,也会继续死鸭子嘴硬,而不会说出自己真实心意。

 

绮罗生心弦微微一缠,一股淡淡的疼意萦绕上心口,传来丝丝痛楚味道。

 

明明剑宿那过分骄傲的脾气也让自己不悦兼不爽,有时也为之气闷。可是他宁愿看到意琦行保持着他骄傲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样子,也不愿意看到意琦行失忆而脆弱模样。因为这样,会让他为之心疼。

 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意琦行终于清醒。自己躺在床上,绮罗生却没有在,意琦行闭上了眼睛,容色更冷。

 

就在此刻,一道雪色身影缓步进入,眼见意琦行清醒,绮罗生松了口气:“剑宿无事就好。”

 

随即绮罗生奉上一杯药茶。

 

茶水透出丝丝的热意,绮罗生送至意琦行唇边,让意琦行饮下。意琦行方才焦躁不已的心绪一时之间居然平静下来。

 

“剑宿何时有了头痛之疾?”

 

意琦行不答,绮罗生也未追问,只静静坐在意琦行身边。

 

“剑宿说自己是凶手?”

 

微微一默,意琦行方才答道:“确实。”

 

意琦行神色居然是说不出的认真。绮罗生渐渐皱起了眉头,意琦行为何会这样说,这样认为?

 

“剑宿在说笑?”

 

“我从不说笑。”

 

“绮罗生绝不相信。”绮罗生垂下脸孔,意琦行看不清他脸上神色为何。

 

“实则我并非苦境人。”

 

这个秘密,意琦行从来没有向人吐露过,可是如今,当初梦魇仍然是如影随形。绮罗生有些糊涂了,他想起少年时候的意琦行,那个时候两人是多么的亲密无间。两人肌肤相贴,全无阻隔的抱在一起,意琦行是个简单的人,他什么话都跟自己说。

 

虽然那份感情那么的青涩,可是又那么的让人难以忘记。可是那个时候,意琦行从没有说过,自己并非苦境人。

 

“当年我从战云界离开,中途出了岔子,虽然最后到了苦境,然则功体退化,成为婴儿。我什么也不记得了,忘记自己从战云界来到苦境。直到那一日,我在玉阳江边,忽的想起来一切。那天阳光撒在我的身上,苦境的一切记忆却也是模模糊糊的,好像做了一场梦,战云界的一切却又清晰的记起来。”

 

十几载的光阴如如梦幻泡影,如梦亦如幻。

 

绮罗生隐约明白了什么,也许是因为西疆术江阁的毒,反而让意琦行想起了过去一切。可是苦境这一切,对于意琦行都是一场梦吗?

 

“战云界离苦境很远,亦是我之故乡。我自幼在战云界长大,后来被封为绝代天骄之职。战云界一直垂涎苦境富庶,我早知道战云界有入侵苦境的念头。”

 

“战云界有意侵略苦境,故此收服了厉族,让厉族作为战云界探路。实则厉族实力之强,比起战云界优秀战士也不逊色。且厉族性狡诈,善谋略,有改换面目之能,实力不俗。可惜厉族有一弱点,那就是畏惧电流。一旦被电流击中,便会浑身无力,现出本来面目。战云界战士天生能操纵电流,故此厉族遇之,就溃不成兵。”

 

“天厉成为战俘,来到苦境,他屠戮苦境种族,手段残忍。这些战云界都不怎么在意,可惜天厉不应该对战云界生出不臣之心。他在苦境建立王朝,扬眉吐气,就不愿意继续对战云界称臣。战云界最后决定,让我以战云界第一战将身份来到苦境,斩杀天之厉。”

 

“我不愿意占了身负电能的优势,抛却之后,只与天厉公平比武。之后我虽受伤,毕竟成功完成了任务。”

 

意琦行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然而绮罗生知道,那一战是何等的惊心动魄。意琦行就是这样子骄傲的人,无论是绝代天骄还是意琦行,他都是孤僻而又骄傲的。

 

“回到战云界,我昏迷了许久,等我醒来,什么都不一样了。”

 

意琦行嗓音微微干哑,一贯冷硬的他,一瞬间嗓音竟然微微颤抖。这一刻,绮罗生似乎方才察觉到,这个过去,是意琦行所恐惧的。

 

“那段时间,战云界时不时有人身亡,人心惶惶。我时常觉得头痛欲裂,有段时间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去了。直到有一天,我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手执长剑,刺入一个人的胸口。而那个人是我怎么也不该去伤害的。”

 

“我伤了天骄之首,她身为战云界之主,也是唯一修为上胜过我的人。所以她只是受伤,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被我杀死。可是就算这样,她也不得不闭关疗伤。原来天厉虽然死了,可是意识却植入我脑海之中,借着我的躯体报复战云界。战云界对我很优容,纵然我伤了天骄之首,也并无责罚,只让一名外界玄士为我封印掉天厉意识。”

 

“来到苦境,我以为天厉意识已然不会再行滋扰,可是如今我又时常神思漂浮,有时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。渊薮武修一再被杀,外人无法到达渊薮,凶手必定是七修之人。而除了我,还有谁会有这样实力?更何况封惊弦和北冥无端死之前,我都做梦看到自己杀人之举。显然这并非梦境,而是现实。”

 

所以他只是个濒临疯狂,双手染上同修鲜血,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疯子。

 

“绮罗生,你可是觉得可怕?”

 

意琦行合上眼,也许绮罗生早就察觉到了,毕竟自己夜夜伴他入眠,他入夜离去绮罗生必定是知道的。所以如今绮罗生才想离开叫唤渊薮,离开自己。

 

看着意琦行痛苦的样子,绮罗生眸光凝动,蓦然嘴角勾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,扇柄一挥,手掌熟练的扣住刀柄,随即一柄削金断玉,通体雪亮的宝刀展现在意琦行面前。

 

一道绮丽无比,凄艳而可怕的刀光掠起,纵然是意琦行也在一瞬间为之惊艳。

 

绮罗生轻叹:“剑宿,杀人者不是你,而是我呀。”

 

40

 

意琦行瞪大眼睛,看着眼前的雪衣男子。绮罗生在他面前,始终是温柔秀雅的,眼前的雪衣刀客,艳丽之中却有些一丝凛然不可侵犯的味道。紫色眸子之中,带着几许刀者的坚决,绮罗生瞬间就由一个温雅公子变为目光锐利的武者。

 

那刀锋离意琦行三寸之际,却是生生顿住了。随即绮罗生手掌一收,雪亮刀锋又收回扇中。

 

又有什么人能想得到,那风雅的扇中藏着锋锐神兵?

 

你会武功?

 

绮罗生轻轻点点头:“剑宿可记得绮罗生曾经言,我从小就仰慕江湖豪杰,并且对刀情有独钟。之后绮罗生年少气盛,挑战天下。惹上仇家中毒,随即退隐到玉阳江边。那日,我本要去洛阳,见一个朋友的,可是正好遇到剑宿。”

 

“剑宿修为不凡,又与我同寝同眠,故此我亦在凝神香料之中加了甜梦。是我不好,害得你夜来做起噩梦,让剑宿以为心魔作祟。”

 

听闻绮罗生提及甜梦,意琦行脸颊一热,多了几许恼怒,又有几许困惑。那种点燃香料,让他以为真与绮罗生欢好过,所以才做出这般轻浮无礼的举动。只是这种甜梦,带给自己的不仅仅是美梦,还是噩梦。

 

绮罗生紫色眸中透出爱怜的味道,眸光温柔如水。

 

“不必骗我,绮罗生——”意琦行冰蓝色眸子微微凝。

 

“这本是真相,故此绮罗生才想早日告辞,不愿意留在渊薮。更何况剑宿莫非不好奇,我既然已经戴上锁肩扣,为何仍会武功?”

 

“锁肩扣确实能暂时废人武功,让人行动不便。可是锁肩扣既是我自己扣上,戴上之际我已经暗中震碎机关。尖锋入肉,只是皮外伤,虽然流了不少血,可是也并未当真伤及筋骨。”

 

绮罗生手指轻巧取下了锁肩扣,随手捏了几下,此物顿时被捏得粉碎。

 

看着碎成几段的锁肩扣,意琦行感觉自己的心渐渐凉了。

 

意琦行虽不愿意相信,可是又隐隐觉得这也许是真的。渊薮之上没有几个人了,凶手既不可能是一留衣,也不可能是律弹铗。可是他宁愿怀疑自己是杀人凶手,也从来没有怀疑过绮罗生。

 

蓦然绮罗生走过来,轻轻抱了意琦行一下,在意琦行耳边轻轻说道:“剑宿,就此别过。我刚才就想要走,只是总要跟你说声告别。”

 

刚才意琦行昏迷之际,他本欲离开,终究还是不舍。

 

意琦行还有很多疑惑,怎么愿意绮罗生就此离开?

 

只是忽的却是感觉身体渐渐酥软,使不上力气。

 

几上热茶犹自散发温热气息,绮罗生轻叹:“茶中已下麻药,亦有宁神作用。”

 

阵阵晕眩传来,意琦行甩头:“不准走。”

 

他费劲所有力气抓住绮罗生衣襟,却感觉掌中无力。

 

“你还没告诉我,为何这样做。”

白名 发表于 2013-4-19 20:17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2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9~40

访客Mq2Tlx(游客)= =哎……看完了……继续揪心=A=

访客Mq2Tlx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3-4-21 23:36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9~40

访客Mq2Tlx(游客)先留言再看,哈哈,卤煮终于更了,刚才去贴吧看了个MV刚--,看到俩打起来- -,就在研究不敢看不敢看了- -

以下为白名的回复:
安安放心,剧里还是很相亲相爱啦

访客Mq2Tlx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3-4-21 23:26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