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8

38

 

眼前雪色的身影,垂眉顺目,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温柔诱惑味道,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,掩住眸子之中那盈盈紫色水光流转。这个俊美公子,虽然看似温柔,却总有种自己看不透的感觉。如今受伤了,倒是乖巧多了。

 

一瞬间,意琦行倒是微微恍惚,要是绮罗生总这个样子,乖乖巧巧的待在自己身边,也不知道多好。

 

“剑宿,我想离开渊数,可否请你送我一程。”

 

意琦行魂不守舍嗯了一声,旋即回过神来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

“你要走?” 意琦行嗓音有些干哑。

 

绮罗生轻轻嗯了一声,暗中却是悄悄捏紧了拳头。

 

意琦行沉声问道:“莫非你不相信,留在渊数,我能护你周全。”

 

绮罗生怔住了:“绮罗生并非这个意思。”

 

意琦行扳过他脸孔,冰蓝色眸子之中有着一丝怒意,那日绮罗生饮醉,明明说了会陪着自己,难道只是骗自己不成?然而意琦行眸子却渐渐柔和了,不过短短几天,那个秀美温润的绮罗生就憔悴了很多,显然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

无论绮罗生是认真开口,还是随便说着玩玩,自己对绮罗生爱惜的心思,却是再认真不过。

 

就在此刻,意琦行忽的听到山风之中,传来了尖啸之声,啸声之中,亦有一股说不出的悲愤狂怒。

 

“是一留衣!”绮罗生耳目灵敏,一下子便分辨出这是一留衣啸声。

 

亦是担心一留衣安危,绮罗生脸上蒙上了愁色。

 

意琦行正欲夺门而去,旋即又转身拉住了綺罗生的手掌,带着綺罗生一道去。扣住綺罗生的手掌瞬间,意琦行只觉得綺罗生手掌冰凉,竟似没有温度一般。只当綺罗生是因為受了太大惊吓,意琦行心中多了几许怜惜。

 

渊藪之顶,风一向很大,颳过人耳边,传来呼呼声音。

 

只见一留衣长戟愤怒划过了山石,星火飞溅,生出一道白色的痕跡。意琦行与綺罗生一道过去,眼见一留衣无事,正自放心几分,就在这时候,只见北冥无端的尸体入目,让意琦行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

北冥无端身子上,有著几道长长的血痕,看著当真触目惊心。血也似乾涸了,北冥无端显然已经死了一段时间,身躯也是全然僵硬冰冷。

 

只见北冥无端致命伤口是在胸口,宛若一朵血花在北冥无端胸口冉冉绽放。

 

他身上有好几道伤痕,显然是与人拼斗一场之后方才身亡。

 

意琦行目光锐利,只发现北冥无端两隻手腕之上,各有两道深深的伤痕,观之触目惊心。看来兄手先是废掉北冥无端双手筋脉,再将北冥无端杀死。

 

便在此刻,数到寒光流转,暗器伴随真气铺天盖地而来,对象竟是綺罗生!

 

袖盈乾坤!

 

不及细思,甚至出於本能一般,意琦行长剑出鞘,将这些暗器纷纷一扫,叮叮咚咚挡下。

 

虽是如此,只因為意琦行全无提防,仍有两枚暗器宛如漏网之鱼,一枚划破綺罗生衣襟,一枚擦著衣袖而过,伤口虽浅,犹自一串血珠撒落。

 

看著綺罗生受伤,一瞬间意琦行心中一紧,脑子空白一片。

 

待他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剑尖对著律弹鋏,咬牙低语:“为什么?”

 

律弹鋏方才似要致綺罗生于死地,只是内七修之中,律弹鋏人品温良,性子敦厚,意琦行也想不明白,他為何会如此。一留衣虽不知发生何事,只恐意琦行一怒之下有什么不妥,长戟挡出意琦行剑锋,不由喝止:“意琦行,不可衝动。”

 

意琦行忽的有些孤独感觉,他看不透綺罗生心思,与自己朝夕相处同修忽的也陌生起来。可是他仍然下意识挡在綺罗生面前。

 

“封惊弦死的那日,我看到綺罗生与他私下去藏宝阁,行踪鬼祟。次日,封惊弦就死於非命。我恐冤枉无辜,并没有当众将此事说出,可是如今,我与一留衣发现,部份东皇秘笈已然失窃。”

 

律弹鋏微微犹豫,终究还是说出口。他虽让綺罗生戴上锁肩扣,却也是有愧於心。故此封惊弦死了,自己却并没当众揭露这件事情。

 

“胡说,綺罗生陪我身边,怎会外出。”

 

“剑宿,你身為七修之首,我虽不愿相疑,可是此事终究极為蹊蹺。奇花八部与武道七修近来不合,綺罗生,你身上带著淡淡牡丹花香,你敢承认,你跟奇花八部,当真毫无关系?叫唤渊藪如今只于在场几人,也无内七修潜入痕跡。听闻奇花八部之人,身上皆有鲜花刺青。剑宿你既和綺罗生是情侣,该当知晓才是。”

 

律弹鋏的话,却无意点中意琦行痛处。

 

“我与綺罗生关系,并不如你们所想。”意琦行语调冰冷,也有点恼羞成怒的味道。

 

綺罗生不曾倾慕他,而他也未与綺罗生亲密温存,更未熟悉綺罗生全身肌肤,也不知道綺罗生私密处有无刺青。想不到就连律弹鋏也将綺罗生看做他的情人。

 

意琦行轻轻甩甩脑袋,手掌轻扶额头,有些烦躁甩甩脑袋:“总之,这件事情我自会查明。再者,綺罗生也不会是兄手。”

 

律弹鋏方欲再言,意琦行却已然强心扣住綺罗生手腕,拉著綺罗生离开。

 

看著意琦行强势态度,律弹鋏也有些愕然,禁不住颓然自语:“剑宿如此坚持维护,莫非我真误会綺罗生不成。”

 

一留衣轻拍他肩膀:“也许该相信意琦行,此事终究能水落石出。”

 

掌心传来的阵阵热度也是让綺罗生不是滋味。对於剑宿的维护,他总有点不知所措,甚至不知如何是好,心绪顿时一乱。待意琦行停住身形,綺罗生方才回过神来。

 

那双冰蓝色眸子看著綺罗生,显然有几许复杂:“綺罗生,你该知道兄手是谁对不对?”

 

綺罗生抿著嘴唇没有说话,场面顿时一静。

 

良久,意琦行方才说道:“难怪你难以啟齿,叫唤渊数的武修是我所杀。”

 

绮罗生愕然抬起了脸颊,紫色的眸子之中满满都是惊讶。

 

“剑宿,怎么和绮罗生开这般玩笑?”

白名 发表于 2013-4-10 20:07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2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8

访客Mq2Tlx(游客)啊最近肿么不更新了呢=A=噗,老头子回战云界之后的部分我也没看==A……哎 -总觉得会向不太期望的方向发展- -

以下为白名的回复:
战云界的线很莫名啊唉

访客Mq2Tlx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3-4-15 0:22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8

访客Mq2Tlx(游客)又是我哈哈~晚上照例来看一眼更新了没=A=~停在这么个要命的地方真是

以下为白名的回复:
哦哦已经更了上周居然忘记在博客更新,我有错悔过,捂脸
扔上两章

访客Mq2Tlx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3-4-13 1:38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