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6

36

 

随即一留衣这才发现,意琦行与绮罗生同居一室,绮罗生衣衫不整。

 

一留衣暗骂一声,两人都是男子,自己实不应该为封惊弦那么几句话就胡思乱想。

 

封惊弦死了,琴留雪是被琴弦生生勒死,而封惊弦却并非如此。

 

只见封惊弦除了脖子上一道淡淡的红痕,全身上下再无其他伤痕。那抹红痕,应该是被极轻极薄的兵器掠过之后留下,准确有效切断封惊弦气管以及颈部血脉。而这伤口,表面上看上去,却轻薄而淡雅,甚至有一种淡淡的旖旎。仿若一片樱花,悄然落在封惊弦咽喉之处。

 

叫唤渊薮地理极为特殊,常人难上,加之武道七修几位都是身负绝技,故此众人从未想过,内七修会接二连三悄无声息被人杀害。

 

封惊弦性子虽然刻薄了一些,然则掌法修为不俗,又生性谨慎,想不到他居然亦被人偷袭身亡。

 

一留衣虽然不喜封惊弦,可是在这一刻,他的内心之中忽的有些悲凉之感。

 

堂堂武道七修,在苦境是何等威风赫赫,如今连死两位武修,却连凶手是谁也不知道。

 

意琦行英俊的脸上神色淡漠,看不出任何情绪,却见他忽的长剑一舞,剑气在峰顶纵横,发出狼嚎一般凄厉的剑啸之声。声音如泣如诉,似乎在发泄他内心之中不满以及悲愤!

 

律弹铗终究眼眶微微湿润了。

 

山风呼呼的挂过,掠过了绮罗生的衣衫,让绮罗生雪色的发丝在风中翩飞,只见绮罗生紫色眸子之中蕴含了情绪,身子竟似在轻轻颤抖。

 

北冥无端蓦然转过神,手掌反转,蓄力待发。

 

一留衣将他拦住:“绮罗生既然身中锁肩扣,又被剑宿看住,料想封惊弦不是他杀的,是咱们误会他的。”

 

北冥无端神色之中却有浓浓恐惧:“不是绮罗生,当然不是绮罗生。封惊弦什么人都不相信,谁能偷袭他?除非武功高他太多,让封惊弦连还手力气也没有。意琦行,这渊薮之上,只有你有这种实力。”

 

一留衣骤然听到这种推论,几乎想要笑出声。可是北冥无端样子不似说笑,他神色癫狂,居然是说不出认真。

 

意琦行没说什么,只是静静站着,似乎不屑解释。

 

“可笑,意琦行为何做出这等冷血事情?”

 

北冥无端目光落在了绮罗生那秀丽俊雅脸孔上,目光染上了些许怨恨:“他喜爱绮罗生,琴留雪欲取绮罗生性命,所以死了。封惊弦要对绮罗生下手,也被他杀了。堂堂剑宿被美色所惑,自恃修为,想杀谁就杀谁。”

 

绮罗生微微一震,手掌缓缓收缩,紧紧扣住了雪白的扇柄。

 

那紫色眸子深处,有着一股淡淡光芒掠过,快得让人无法捕捉。

 

绮罗生正欲替意琦行分辨,意琦行已经向前一步,手中剑锋一转,剑气快得迅雷不及掩耳,北冥无端身上顿时多了一道浅浅伤口。

 

“不错,若非偷袭,渊薮之上,只有我有此实力,然而意琦行杀人,杀就杀了,何须遮遮掩掩。”

 

北冥无端似惊住了,良久方才说道:“你贪图名声,自然不愿意落人话柄。”

 

“就算被千夫所指,我随心而为,也不在意。只是你若信不过我人品,那便自请下叫唤渊薮。”

 

意琦行收剑回鞘,面上怒色消散了,又再次恢复了冰冷。

 

“嘿,你自然希望我下叫唤渊薮,将我逐走,可是我偏生不会如你意。”

 

虽然北冥无端大受刺激,然则一留衣亦未免觉得他有些无理取闹了。

 

众人离开,一留衣又觉得今日律弹铗沉默得过分了。往昔律弹铗必然会尽力弥补同修裂痕,

 

“律弹铗,何以今日话少,刚才不多劝上几句?”

 

律弹铗容色有着几许困惑,抬起头来,似要说什么,却什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

一留衣心中泛起了淡淡的茫然,从前朝夕相处武道同修,如今相互之间却又有了一层淡淡的隔阂。一贯没心没肺的他,亦是第一次有了一种疲惫之感。

 

纵然意琦行实力傲然,单凭意琦行一人,已经足以让外七修不敢有所异动,可是曾经显赫一时武道七修,终究不复当初了。

 

回去之后,意琦行仍如平常一般,准备晚膳。

 

绮罗生却似不知想到了什么,怔怔发呆。

 

意琦行主动喂粥,倒将绮罗生吓了一跳。

 

“剑宿不必如此,我左手无事,自己可以用膳。”绮罗生哪里想到意琦行居然如此。

 

封惊弦虽然死了,可是那钥匙也不知道去哪里。不过天下之大,应能找到能工巧匠打开。

 

绮罗生自个用膳,却因动作些许慌乱,粥微微一抖。意琦行伸手接过:“你有伤在身,让我来。”

 

看着绮罗生乖顺喝粥的样子,意琦行内心之中忽的多了几许欢喜,多了一股淡淡的满足感。好在这个时候,还有绮罗生在自己身边,还有绮罗生需要自己的照顾,其他什么,意琦行亦不愿多想。

 

绮罗生看着意琦行,眼中忽的浮起一丝怜惜。意琦行看似态度强硬,其实绮罗生却看得出他心中极乱,如此掩饰罢了。

 

夜已然深了,红烛轻轻摇曳。盆中热水散发微薄的热气,意琦行拧干了帕子,轻轻为绮罗生擦拭脸颊。绮罗生肌肤很细腻,给意琦行一种错觉,仿佛自己力气大上一点,就会伤了绮罗生的肌肤。

 

他手指似有意似无意擦过绮罗生的嘴唇,指尖柔软的触感,点点绕绕,慢慢的缠在心头。

 

绮罗生一怔,盈盈的紫眸之中亦多了几许讶然。

 

他眼中的惊讶,落在意琦行眼中,亦多了几许天真诱惑味道。

 

意琦行微微慌乱,移开手掌。

 

他记得绮罗生说过的话,绮罗生喜欢过人,并且这个情人还是男子。绮罗生曾经情人是个男人,只要一想到这一点,意琦行内心就微微发颤,甚至感觉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

甚至连那可耻春梦中的情境也是没预兆的浮起来。记得那个梦里面,绮罗生很柔顺,任由自己褪去他的衣衫,亲吻他的身躯,眼中更是满满的情意。

 

明明心绪因为七修之死而纷乱不已,偏偏越是这样,越压抑不住脑子里的可耻念头。

 

白名 发表于 2013-3-31 18:38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1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 Re: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6

访客130Md5(游客)居然又开了新坑!加油~哈哈

以下为白名的回复:
QQ是啦新坑(重点)啦

访客130Md5(游客)发表评论于2013-4-3 0:41:00
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 | 删除 | 回复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