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狐大当嫁(意琦行X绮罗生)01

 


狐大当嫁

战云界,古朴罗盘亦在紫衣女子法诀催动之下不断转动。

女子掌心流转一丝金色的光芒,罗盘指针亦是在光芒催动之下,迅速流转,似被什么莫名力道牵引。

战云界,世代从事除妖之地。除了除妖之外,亦能借法器之力,作为占卜预测之用。

女子额头渐渐生出一层汗水,待指针停住瞬间,光华散去,看著指针凝固方向,女子却是脸色大变。

不甘心重重一击桌面,朝天骄面有不甘。

一旁,一道冷傲的白色人影却是淡然转身。

“说过很多次,我无意结亲,况且卦象亦是如此昭示。无论你算多少次,亦是如此。”

男子背对朝天骄,口气却是极为平静冷漠。

虽然极不满他不以为然态度,朝天骄却亦是不由得泄气。

为何无论如何测算,绝代天骄皆无姻缘?难道这个不开窍木头真准备孤独终老不成?

“哼,你当真不知上心?”

男子一拂衣袖:“与其在此无聊测算,我亦要去鸾城除妖,据说那里,有妖作乱!”

看著绝代天骄离去背影,良久之后,朝天骄方才收回自己目光。

待她目光落在罗盘之上,脸上不由得渐渐透出惊讶之色。

就在这瞬间,罗盘指针竟然滑动些许,绝代天骄竟似有姻缘?

不过照罗盘卦象显示,与绝代天骄有缘者竟然是妖?

旋即朝天骄立刻摇摇头,这绝无可能!

可能,这并非罗盘自己转动,而是刚才自己敲打桌面所造成。

鸾城,居於沙漠之中,却又以傲人财富闻名。城中金矿财富固然令人垂涎欲滴,却亦因鸾城骑兵之利,震慑暗处蠢蠢欲动贪婪之辈。

一道冷傲身影立足庭中,双眸微合,身上却透出一股若有若无冷意。发结高髻,一身素色长衫轻拂,雪亮发丝梳理得一丝不苟。腰间,一柄长剑虽合入鞘中,男子身上森森剑意却是隐隐透来,暗含一股孤傲与锐利之气。

倨傲、冷漠!

也因如此,让眼前男子宛如鹤立鸡群,亦是显得格格不入。

一道道不算善意的目光落在男子身上,眸光之中充满审视排斥。

知此名男子名唤意琦行,亦是战云界最为出挑除妖师。男人身上散发煞意让人退避三尺,无人胆敢测试其实力。

三月之前,鸾城城主之女花楹忽生疾病,药石无效,似被妖魅所迷。城主膝下只有此女,爱逾珍宝,故此命鸾城下属四处招揽除妖能人,妄图救得女儿性命。

亦因鸾城财力,让若干除妖师聚集鸾城。

一旦侥幸治好花楹,自可得到不菲酬劳,思及至此,这些除妖师内部亦隐隐有些敌意。

直到意琦行到来,战云界最强除妖师之命亦传入鸾城,故此意琦行虽然态度冷傲,却亦是让鸾城城主对之极为恭敬。加之意琦行似不懂什么人情世故,态度冷漠一副不屑与在场众人多谈样子,刹那间就让本来相互之间颇有敌意的除妖师一致对外。

“如此高傲态度,目中无人,令人可恼!”

“不愧是战云界首席除妖师,自是不屑与我等俗人为伍。”

“哼,只盼他除妖成功,否则亦不过是浪得虚名之辈。”

暗处,这等质疑言语亦是不少。嗓音虽然不大,然则以意琦行耳目之清明,自然尽数听见。

意琦行眼观鼻鼻观心,却是不为所动。

与这等背后嚼舌之人计较,有失气度。

自意琦行来到鸾城,鸾城城主便将这除妖大业尽数交给意琦行。之前到来的除妖师却无离去的意思,各人幸灾乐祸,只盼意琦行除妖不成,尽可嘲讽他一番。

意琦行亦不屑与这些为名利所迷的一干庸人计较。

鸾城惊人的财富对於意琦行而言并无任何意义,除妖则只是属於意琦行个人坚定之信念。

宛如一柄锐利宝剑,孤傲越发让此剑锋利冰冷。而除开除妖,意琦行此生再无其他兴趣。

就在此时,却忽闻有人低语:“方才我听城中下人提及,药师已然回来!”

嗓音之中,居然隐隐有几分兴奋味道。

“这城中药师,莫非有什么了不得?”有人好奇不解,禁不住询问一边同伴。

“花楹小姐乃是中邪,城中药师只如摆设。要小姐康复,还需除妖师除妖。药师,能有何用?”

另一人接话,口气之中亦有淡淡自傲味道。

“你们来时不多,尚未见过这位药师,却不知道,这鸾城药师,姿容竟是极出挑。”

听得此人几分暧昧口吻,在场众人眼中亦是多了几分兴趣。

一边静静站立的意琦行,却是不易察觉一挑眉头。

纵然自己不屑跟这些同行计较,只是这些同行未免太让人难以容忍。贪图名利自是不谈,竟又对鸾城之中美人十分留意。如此品行,实在让意琦行为之不齿。

於意琦行而言,纵然这位美女姿容绝世,却也不过红粉枯骨,又有何意义?

只是在意琦行抬眸瞬间,一道雪色身影闯入意琦行眼帘。

眼前的美人肌肤白嫩透红,娇嫩的双颊引人吮咬,雪衣雪发,精巧而艳丽的五官无可挑剔,一双盈盈的紫眸却是风情十足,淡淡的眸光颤抖,就能勾得人内心酥麻。

对方体态修长,喉头亦有喉结。

只在看到的一瞬间,意琦行就能判断,眼前美人显然是男子,而非自己所设想美女。

但见这名雪衣男子背负药篓,轻轻伸手拭去额头汗珠,显然有些疲惫,一双眸子却有几分玩味望向意琦行。

虽然样貌姣好,雪衣男子紫眸之中,却隐隐藏著一股锋锐味道,只是掩饰极好罢了。

看到意琦行的瞬间,雪衣男子一瞬间身子轻轻一颤,旋即有几分心虚。

手指无意识的捏成拳,雪衣男子内心却讶然为何战云界除妖师亦会在此?

对方腰间所结雪白丝蒂,缠著一枚形状古朴玉佩,旁人或许觉得此玉极为普通,雪衣男子却知此乃一枚威力巨大除妖法器。

纵然自己身为大妖,意琦行有此法器襄助,自己也未必是意琦行对手。

雪衣男子淡色的嘴唇轻轻一抿,内心却是不由得有几分慌乱,为何战云界之除妖师会来此地?心虚之余,雪衣男子迅速垂下脑袋。

白名 发表于 2013-3-30 10:49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