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4

 

34

 

意琦行忽的甩开绮罗生的手掌:“我的事,不须你操心。我向封惊弦索要钥匙,与你无关,这是七修自己的恩怨,没必要让你受刑。”

 

绮罗生笑笑,并不反驳:“剑宿这个时候要,岂不是让封惊弦下不了台。等没人时候,私下说说,人家也比较有面子。”

 

而绮罗生似还要说什么,却是随即却轻轻的倒在意琦行身上。意琦行心里一软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,只扶着绮罗生回去休息。

 

房间之中,意琦行拿起一留衣给的药粉,正准备替绮罗生敷上,绮罗生却是捏住了意琦行的手掌:“剑宿,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

绮罗生垂下脑袋:“我不习惯在人前褪衣。”

 

“你只有一只手,不方便。”意琦行眉头一皱,真不知道绮罗生为什么这样别扭。

 

虽然如此,被绮罗生那双盈盈紫眸一扫,意琦行还是顺了绮罗生的心意。

 

隔着屏风,意琦行看着绮罗生吃力褪下衣衫,虽然那场景有些模糊,可是无端魅惑,让意琦行的脸忽的多了一些热意。

 

过了一阵子,绮罗生收拾好了出来了,换上一件雪色的外衫。这件衣衫是意琦行的,如今也被绮罗生换上。

 

“自讨苦吃!”意琦行冷哼一声,只是眼神却是充满了怜惜。

 

绮罗生嗯了一声,走到了窗边,窗外已经是漫天红霞了。他忽的想起,那一天,自己让意琦行靠在自己膝盖上,看着意琦行慢慢失去记忆陷入昏迷。那时候夕阳落在了江面上,掠动如血一般的光彩。

 

当意琦行熬粥归来之极,发现绮罗生已然不在房中。他心中一紧,一路寻去,方才看到绮罗生坐在一颗大石头上,看着天空。只见绮罗生捏着酒瓶,正自饮酒。

 

“有伤在身,居然还饮酒。”

 

绮罗生笑笑,手里的酒瓶却是被意琦行夺走了。

 

仿佛没听到意琦行的责备,绮罗生看着自己纤长手指,轻轻说道:“可惜绮罗生手受伤了,不能继续为剑宿抚琴。”

 

意琦行解下了自己披风,遮在绮罗生身上。他突然发现,绮罗生似乎有很多很多的心事。

 

“其实我是一个孤儿,可是上天待我不薄,让我被一名心地善良樵夫所收养。义父对绮罗生极为关爱,指望我一生能平平安安。剑宿,绮罗生没有骗过你,我确实对江湖豪杰很好奇。所以在我十三岁那年,就离开了那个平静的家,离开我自幼长大的地方。那个时候,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。我今生今世也再也与平静生活无缘。只因为我知道,我不能安安静静的在那里过上一辈子。”

 

他的人生,就好像是江上的画舫,甜蜜也好,苦涩也好,却总不能停下来。就好像是无根的浮萍,没有停留下的港湾。

 

之后他行走江湖,修成绝顶刀技,江湖不如他所想那么瑰丽,可是绮罗生却绝没有后悔过。直到那一日,他见到了意琦行。那个少年在人群之中,自己却是一眼就看到了他。那个年轻的剑客,身上似乎有淡淡的光芒,就好像是绮罗生幼年时候憧憬过的喜欢过的剑客样子。他就觉得,自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一个梦。

 

饮过酒了之后,绮罗生有些熏熏醉了,脸颊上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,紫色的眸子更是朦朦胧胧。

 

意琦行坐在他的身边,绮罗生悄悄的凑过去,没有受伤的手臂忽的轻轻抱住了意琦行。

 

绮罗生力气不大,抱着的动作也很笨拙,抱得很是费力,意琦行只要轻轻挣扎一下,他都能将绮罗生推开,可是他又怎么忍心将绮罗生推开呢?

 

“意琦行,意琦行——”

 

绮罗生嗓音很轻柔,却给意琦行一种荡气回肠的涩涩感觉。

 

“你那天离开画舫,干干脆脆,也没有怎么留恋。可是现在为何对我这样好?不但想要为我解毒,还与同修起了冲突。”

 

意琦行嗓子微微发干,也说不上为什么。其实那天离开画舫,他绝不是因为讨厌绮罗生,而是因为一种莫名的恐惧,害怕什么东西。他不知道那是一种直觉,自己和绮罗生两个人之间,靠得太近总是容易让对方受伤。

 

“其实今天封惊弦说得也没有错,叫唤渊薮只有武道七修才能上来,规矩就是规矩,再怎么不近人情,也是规矩。如果是剑宿一个人的规矩,坏了规矩也没什么。可是既然是武道七修的规矩,我们始终不占道理。”

 

意琦行轻轻抚摸绮罗生如雪的发丝,心中蓦然一阵酸楚。

 

所以绮罗生才甘愿受刑吧。

 

“剑宿,你为何会带我尚叫唤渊薮?”

 

“哼,莫非要看着你死了才好?”意琦行冷哼一声,一脸的不悦。

 

良久,意琦行方才说道:“当年那位二代拳修靠着有人帮助,爬上叫唤渊薮,最初我并没有废除他武功,只要将他逐出渊薮。想不到他心存不良,临走之际,偷偷摸摸欲图偷走东皇武功秘籍。我废了他武功,小惩薄戒,他只觉得脸上无光,跳下渊薮自尽。”

 

绮罗生想了想:“你是为了顾及同修面子,所以没有说出来。”

 

“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

“我早就知道剑宿外冷内热了,一留衣说你看似冷漠,对七修却很关心,结果果然是这样。”

 

绮罗生紫色眸子之中光彩流转:“正因为这样,绮罗生有时候才故意对剑宿无礼,因为知道剑宿的仁慈和宽宏,是绝对绝对不会跟绮罗生计较的。”

 

意琦行面色顿时一沉,想起之前绮罗生总是在言语上戏弄自己,又三言两语就让自己发作不得。

 

看来自己直觉没有错,绮罗生是故意的!

 

“绮罗生!”

 

这三个字已经有了些许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 

绮罗生话锋一转,嗓音又温柔起来了:“所以剑宿对七修,实则是极为在意的,对不对?”

 

意琦行没有说话,绮罗生说得没错。

 

从前在战云界,什么尊崇荣耀,忠臣仰慕,他都是唾手可得。可是这些,反而让意琦行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压抑和郁闷。纵然他是战云界第一战将,可是什么皇图霸业,开疆拓土,他都没兴趣,反而深深厌恶。不错他武功在战云界是让人仰望的存在,可是他学武只是出于一种爱好,而不是想用到战场上。

 

所以他才会来到苦境,创建武道七修,最初只是对东皇的承诺。可是渐渐的,看着自己辛苦创立的武道七修成立并且扬名苦境,这也让意琦行的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成就感。

 

不是与生俱来的宿命,而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。

 

从前,叫唤渊薮有着一道让意琦行留恋不已的美好光阴,武道七修一起习武,相互取长补短,研究武学。可是慢慢的,这一切都变味了,什么时候同修之间充满了嫉妒、算计、不甘种种负面情愫了呢?

 

而就在此刻,绮罗生靠在意琦行的胸口,却难得让意琦行感受到了一丝宁静。

 

好久没有过的安宁、美好感觉,就这样无端轻轻拂过了自己的胸口。

白名 发表于 2013-3-23 19:11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