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3

33

 

也因如此,意琦行反应亦是慢了半拍,一留衣趁机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意琦行看管绮罗生,料必你们亦可放心。”

 

“倘若他真是凶手,完完整整的,能怎能关得住他?剑宿对他这般维护,此人看似狡诈,小小用计,还怕不能躲开意琦行?”封惊弦并不愿意。

 

只见封惊弦随手扔出一物:“让绮罗生戴上锁肩扣,我等才可放心。”

 

一留衣怒道:“此物刺入肩头,入肉三分,封穴锁脉,虽能封人武功,戴上之人必定苦不堪言,整条手臂也会没力气。”

 

本来一留衣就嫌这锁肩扣实在是太残忍了,七修江湖上遇着奸恶之辈,又罪不至死,就用上这锁肩扣。这样既能废除对方为恶的武功,又能留对方一命,达到惩罚目的。然而一留衣从来不用这种东西折磨人的。

 

“可是只要取下锁肩扣,敷上药物,也不会真废了手臂。倘若绮罗生是无辜,查清楚此事与绮罗生无关,到时候为他解开锁肩扣,也就是了。这已然对他这个外人太过优容!”

 

封惊弦不为所动。

 

北冥无端在一边点点,显然赞同封惊弦的意见。

 

“我与剑宿都绝不会同意。”一留衣这话倒也合意琦行心意。

 

“二比二,律弹铗,你又是什么意见?”

 

“我想绮罗生只是有嫌疑,并非确定真有罪,对他用刑,或有几分不妥。”律弹铗微微迟疑。

 

“他人在渊薮之上,已经是冒犯七修规矩了。律弹铗,莫非你不曾记得,曾有一位渊薮弟子,前来渊薮学艺。剑宿发现他爬上渊薮有人襄助,实为作弊,就废除他一身武功,作为惩戒。”

 

一留衣讽刺道:“封惊弦,你何必说得这样含蓄,帮这位弟子作弊的人正是你,他是你远房子侄,所以你想让他成为二代七修。”

 

“不错,当初是我作弊,所以我这个子侄之后跳下渊薮自杀身亡,也是他自取其辱,谁让他坏了七修规矩,他的死也是与人无尤。所以我绝对不敢恨上剑宿.”封惊弦脸色很是淡漠,但是眼底深处却是一抹冷光一涌而没。

 

“如今绮罗生莫非就是靠着自己本事,上叫唤渊薮?他既然不是自己爬上来的,薄施惩戒也是应该。就算他没有杀了琴留雪,也该废掉他双臂。可谁让他是剑宿喜爱的人,让他戴上这锁肩扣,已经是我等退让。”

 

一留衣冷笑不已,封惊弦虽然振振有词,可是一留衣却知道他不过私心作祟罢了。

 

不过律弹铗终究还是被说动了:“不若让绮罗生暂时戴上锁肩扣,证明他清白之后,取下就是。”

 

封惊弦面上终于露出笑意,如今三比二,绮罗生也该戴上此物了。

 

“绝无可能!”意琦行手中长剑一挥,剑锋渐渐一股漩涡流转,却没有退让意思。

 

“意琦行,莫非你已经不将七修之情放在心上。”

 

意琦行没有回答,却没有退让的样子,竟似默认了一般。

 

一留衣虽然觉得意琦行这种态度有些不妥当,可是让绮罗生出去受刑也有些不妥。

 

眼见内七修将起冲突,一留衣虽然不愿,却无可奈何。

 

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雪色身影向前,还未及反应,就看见绮罗生将这锁肩扣拾起,刺入肩膀!

 

剧痛袭来,纵然绮罗生已然习惯受伤,仍然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。他抬起脸颊,呼吸微微一乱,紫色的眸子却是坚决而宁定。

 

“诸位不必相争,绮罗生愿意戴上这锁肩扣,等证明清白之后再取下。”

 

点点鲜血染红了衣衫,又滴滴答答的洒落地上。这一刻意琦行忽的脑海一片苍白,绮罗生这个受伤的样子占据了意琦行全部心神,他忽的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!

 

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意琦行甚至觉得下一刻自己就算是窒息而死也是无不可能。

 

他不受控制的,一步步向前,和绮罗生靠得近了,方才开口说话。

 

意琦行都不知道自己喉头说出什么字句,耳边听着自己颤抖嗓音叫道:“绮罗生!”

 

绮罗生未受伤的手抓住了意琦行的手臂,勉力一笑。

 

众人微微一默,良久,律弹铗方才开口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这样了,不要伤了大家和气。”

 

封惊弦忽的冷笑:“意琦行,你自来孤傲,很少有人能被你看得起。一个秀美文弱的公子,怎么让你如此爱惜?何必说得这样正气凛然,你亲自服侍,这样爱惜,只因为你与他勾搭上了。至于七修同修之情,当然不算什么,可怜的琴留雪惨死更是不足惜!”

 

但见一瞬间剑气流转,只见铺天盖地剑气向着封惊弦袭击而来。

 

但见一留衣、北冥无端、律弹铗联手挡了一挡。只是封惊弦手臂之上却也是多了一道红痕,鲜血淋漓。

 

封惊弦冷汗津津,若非三人联手,替自己挡下,只恐怕自己这条手臂已然被意琦行砍下来。

 

他虽然言辞无礼,但是却知道意琦行看似冷漠,却一直极顾念七修之情。只是如今,意琦行那冰蓝色眸子之中透着看不透的冷锐。

 

意琦行只知道,封惊弦将绮罗生形容成禁脔娈童一样人物,让他几欲杀人。他不能容忍别人将自己与绮罗生之间关系说得得这样污秽不堪。那个雪色秀丽的公子,又怎么能容人如此玷污呢?他心乱如麻,只觉得自己虽待绮罗生不同,可是又与封惊弦所形容的是有所差别的。

 

“将钥匙留下!”

 

意琦行身上剑意更浓上几分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

原来这锁肩扣都有钥匙,若没钥匙强行取下来,只会让肩膀鲜血淋漓,手臂真正废掉。

 

封惊弦眼见意琦行如此强势,害怕的感觉淡了几许,反而多了几许愤怒。

 

“意琦行,你若相逼,再无七修之情,除非将我杀了,否则我绝不会将钥匙给你。”

 

意琦行容色却无半点波动,剑上锋芒再起,便在这个时候,他握剑之手被绮罗生扣住。绮罗生看着意琦行,轻轻的摇摇头。意琦行看着他雪净的脸容,粉色的唇儿,忽的觉得脑子一空。

 

封惊弦拂袖而去,其他武修亦是纷纷离开。

 

一留衣将一枚药瓶递过去:“意琦行,这药粉能止血镇痛,防止伤口炎症,你给绮罗生敷上吧。”

 

他觉得绮罗生对自己能如此狠辣冷静,也绝不是个简单的文弱公子。

 

可是他也不觉得绮罗生是什么坏人。为了意琦行不与七修失和,绮罗生宁愿自残身体,他觉得绮罗生必定对意琦行感情极深。

白名 发表于 2013-3-20 21:18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