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。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类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言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说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留。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   离。 

   息。 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 骗子(意琦行X绮罗生)32

32

 

“可笑之极,意琦行传授七修武学,从无藏私。你们岂可如此污蔑!”

 

一留衣目光望向北冥无端与律弹铗,封惊弦这么说,难道其他两人也是这样子可笑的想法。

 

律弹铗望向封惊弦,似有责备之意,然则一贯沉默寡言的北冥无端却冷冷说道:“意琦行尽享七修武学,咱们在武道上修为自然比不过他。”

 

“若我们也有意琦行这样运气,能得东皇倾囊相授,也未必不如。这也罢了,不过是命不同。只是琴留雪不过得罪了绮罗生,莫非就该死不成?七修的规矩,意琦行他不放在眼里,将人领上来,错在意琦行。我们可不会如你一留衣一样,为了讨好意琦行,连同修之情也不顾,连琴留雪之死也不放在心上。”封惊弦冷笑不已,眼神冰冷,眼中再看不到丝毫同修之情。

 

一留衣不怒反笑:“好个同修之情,既然这样子话都能说出口,我与你再说什么亦是白费口舌。”

 

律弹铗眼见气氛不是很好,顿时打起圆场:“何苦如此,其实倒不一定非得杀了绮罗生,只将绮罗生先行关押——”

 

“将他琵琶骨穿透,废了武功,才能让人安心。”封惊弦立刻接了这么一句。

 

“欺人太甚!”一留衣长戟一划,地上顿时多了一道深深痕迹。

 

“是你一留衣为了一个外人,与咱们内斗,休怪我们不容情。”

 

封惊弦与北冥无端已经齐齐向着一留衣攻去,招数不见丝毫留情。律弹铗心中焦急,站在一边愣住了。

 

无人注意到,就在这一刻,站在一边的白衣公子柔美的脸孔之上浮起了一丝锐利的杀气,盈盈若水的紫眸也平添了几许肃杀冷漠。雪山流转,一截刀柄已然微露。那张雪净的绝美面容之上,却也染上了一丝亢奋的绯红!

 

正在此刻,只见剑气窜动,数到剑气凝结成两个漩涡,旋转着游走,直直向着封惊弦与北冥无端袭击而去。两招相击,流转的剑气阻住两人身影,只一招,却是让封惊弦与北冥无端齐齐的退后了一步。

 

风烟散去,绮罗生身前已经多了一人,衣袂飘飞,高髻雪衣,孤冷傲然,手中三尺青锋流转光芒,剑闪雪芒。

 

绮罗生怔怔看着眼前身影,无论看多少次,自己都无法不对这道身影动心啊。绮罗生眼中锐利渐渐消去了,紫色的眸子又是莹莹若水。

 

封惊弦与北冥无端心中又惊又恨,只是气势却是为之一沉。

 

纵然不愿意承认,他们和意琦行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。

 

“无事吧!”意琦行转过身,旁若无人的抚摸上绮罗生秀嫩的脸颊。手心的硬茧轻轻擦过绮罗生肌肤之际,让绮罗生身躯生起丝丝颤栗。

 

当众做出这种亲呢的举动,绮罗生觉得意琦行也太不矜持了,不过绮罗生倒没觉得不好意思。只是意琦行的态度越来越值得玩味,也越发让绮罗生欢喜与担心。

 

当意琦行转过身之极,冰蓝色眸子转过的光芒让封惊弦微微一滞。随即封惊弦方才说道:“剑宿,看来同修性命,于你而言,似乎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 

“哼,你们有何证据,说绮罗生杀了琴留雪。”

 

“难道剑宿信外人也不肯信我们这些同修,若不是绮罗生,莫非是我等下手不成?”封惊弦垂头冷冷说道。

 

“你们有何证据,说绮罗生杀了琴留雪。”意琦行再问一句。

 

无人应答。

 

好半天,封惊弦方才说道:“纵然没有什么证据,只是他嫌疑最大,莫非剑宿就从不为内七修性命考虑?”

 

“绮罗生虽有嫌疑,不若将他暂时监禁就好,不必如此极端。”律弹铗再次说出自己观点。

 

绮罗生亦不愿意意琦行为难:“既然绮罗生有些嫌疑,愿意先行被监禁。”

 

“监禁,凭什么?”意琦行抬头冷笑,却没有回头看绮罗生。

 

绮罗生悄悄走向前,忽的凑过去在意琦行耳边说:“若得剑宿寸步不离监禁我,绮罗生求之不得!”

 

那软软的呼吸扑在意琦行耳边,让意琦行的心绪瞬间为之一乱。他心中为之气结,如此时刻,绮罗生居然还如此不正经。

白名 发表于 2013-3-15 22:43:00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 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